ULglow【短亂威】【泰威】【一點點的林古】【一點點的古威】(不要雷人((#
#1.
記憶宮殿梗注意
#2.
我流設定((對不起原作者()
#3.
出場角色  威廉  短威  泰瑞爾  影泰  林奈  黑林(只有一點點點點(古斯塔夫  大小姐
#4.
威廉R1據透捏他慎入
#5.
血腥獵奇有  注意
#6.
林奈被我OOC ((對不起上級orz
————
如果沒有問題,就繼續閱讀ㄅ!————


 
記憶。
 
美好的,痛苦的,溫馨的,悲傷的
 
亦或是不願想起的。
 
殘留在腦海中的片段,若有似無。
  
 
『曾經,我曾經有這樣的感覺嗎?』

 

  靛藍色澤,那道朦朧不清的背影,倒映在琥珀綠的雙眸中。
 
飄忽不定卻如此真切的存在。
 
緩慢邁出右腳,軟綿的觸感從腳底傳出,邁開雙腳前行卻被柔軟如同雲朵般的物體絆住。
 
琥珀綠的雙眼直盯著他。
 
「等等...
 
張嘴想要說出什麼,迴盪於心中的聲音卻被風聲淹沒。
 
靛藍色的身影漸行漸遠。
 
「等等、等等...
 
橘紅髮色的男人伸出手。
 
「等等我...
 
霧氣漸濃,飄散在四周的白色水氣開始瀰漫。模糊的視線逐漸被霧白色奪走,若隱若先,那道霧濛濛的身影開始消散。
 
「不要,不可以...
 
拉扯著從後方纏繞上的灰白,橘棕色的男子不斷不斷的渴求著。
 
「等等,告訴我好嗎?」
 
雙眼的視線被灰白色佔滿,曾經佇立與夢裡的背影只剩下淡淡的藍。
 
琥珀綠的雙眼直視著殘存的幻影。
 
「告訴我、告訴我好嗎......
  
「你...是誰?」

 

 

 


 
睜開雙眼,銀白的光線穿越斑斕的玻璃窗,彷若雪花一般飄散。
 
巨大華美的細緻雕刻映於朦朧的雙眼。
 
炫亂而典雅的色彩靜靜地在四周波動,猶如水中折射的空靈。

 

  「這裡……是哪裡……?」

 

    微微開口,乾澀的雙唇感受到浮動的空氣中,一點一滴,如夢似幻的清晰。
 
感覺自己正躺在某個人的懷裡,被雙手環抱著,感受從未有過的溫暖。

 

  「威廉,醒了嗎?」

 

  低聲的呼喚,似實似虛,如同夢中的輕描淡寫。
 
挪動身子想要起身,卻被那雙手制止。
 
「等等,別動,你的傷還沒痊癒。」輕聲提醒,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在空靈的殿堂迴旋。
 
朦朧的雙眼轉而望向擁抱著自己的人。
 
「你是……誰?」雙眼望上,映入眼簾,一名橘棕色短髮的男子。
 
「我是短威。」男子淺淺的說,一絲不苟的表情並沒有變化。
  ……

 
「吃點這個吧,恢復體力的。」沒有繼續回應威廉的話,只是自顧的動作。
 
自稱為短威的男子將盛滿不明物的湯匙,輕輕塞進威廉的口中。
 
苦澀的味道在口中炸裂,威廉皺了皺眉頭。
熟悉的苦澀,是藥草的味道。
 
將懷裡虛弱的人扶正坐好,短威依然懷抱著他。
 
「這裡是哪裡?」稍微恢復了清晰的意識,威廉開口。
 
「你忘記了嗎?」並沒有直接回答威廉的問題,短威反問。
 
琥珀綠的雙眼試著直視對方的雙眼,深綠色的雙眸,映著照射而來的銀白光線,閃爍的瞳眸,看似清晰,卻又蘊藏無盡的深沉。
 
既是陌生,卻似乎曾在記憶的角落接觸過。

 
那是……什麼樣的故事呢?

 

  想不起來。即使絞盡腦汁,對於過去一無所知的威廉來說,他並不知道。
 
或許只是並沒有想起而已。

 

  「我們從小就一直都在一起呢。」似乎看穿威廉的迷惘,短髮的男子輕輕開口。
 
「從小……?」
 
「嗯,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們總是在一起的。」再一次的強調,這次他加重了語氣。
 
環著威廉的雙手,又抱緊了一些。
 
「我知道你喜歡獨自躲在藥草園裡;我知道你不忍將野花折枝取回;我知道你堅持獨自一人留在戰場,只盼望其他人能夠活著回去與與他們的家人團聚。」
 
低聲的說出內心積蓄已久的話語,短髮男子閉上了雙眼。

 

  「我知道你的一切。」

 

   我的……一切?

 

  時間開始沉浸,緩慢踏著自己影子移動的分秒,滴滴答答的規律,像是運轉著發條的音樂盒,開始播送著從未有過的熟悉旋律。
 
播送著,從前的記憶。

 

 

 

  血水四濺,分不清是自己的,亦或是敵人的血肉。
 
橘棕髮色的軍人瞪大被夜色染成鮮紅的琥珀綠。
 
映入雙眸的托雷依永久要塞,只剩下一片腐爛的血色與灰暗的混濁天空。
 
慘叫聲四起,被打敗的死人開始緩慢爬起。被截斷的手腳亡者張大嘴開始欲求著更多的死。

 

 『來吧!死者們!用你們的雙手去創造更多的死吧!』

 

  尖叫著、逃跑著、存活下去的人們,苟延殘喘著。
 
灰黑色的天,開始變得更加混濁,夾雜著四濺而起的鮮血。
 
位於敵人中央,白色的怪物開始瘋狂的大笑。
 
醜陋又不明理的空間。扭曲的記憶,點點鮮綠色的液體,開始混雜在一起。

 

  『不要不要為什麼….

 

  扭曲的空間開始產生裂痕,如同玻璃一般破碎。混雜的記憶猶如跑馬燈般不停的奔馳,亡者們的淒厲慾望不斷重播,越來越快、越來越混雜。

 

  『好痛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我又是誰?』

 

  跑馬燈越發加速,碎裂的記憶逐漸溶解,逐漸再度成形形狀軌一的怪物。怪物張嘴,惡氣從巨大的齒間流出,伴隨著腐肉與鮮血的絕望。

 

  『住手不要這樣...誰來救救我

 

  張開血盆大口,怪物吐出的白霧直撲軍人。

 

  轉身想要逃跑,身下踩著的,卻是阻礙自己前進的腐爛屍塊。
 
啪滋、啪滋、啪滋……刺鼻的腐臭薰著自己。雙腳被屍水與腐爛的屍塊沾黏,減慢了想要逃離的速度。

 

  『住手住手這不是不是這樣的

 

  越是想要逃跑,雙腳的重量越是繁重。
 
放棄了逃跑的軍人,跪坐在混亂的空間。

 

  『我所擁有的記憶

 

 

 

  「這並不是你所想像的過去,對吧?」

 

  猛然被喚回意識,威廉正站在巨大書櫃的前方,閱讀著一本名為殘光的書。
 
短威正站在自己的身側,沉著的雙眼凝視著威廉手中的書。
 
「我……
 
「抱歉啊,明明知道你可能會承受不起,還是叫你看了。」
 
將威廉手中的書本合起,短威取走書本,將其放回原位。
 
「還是沒有想起我,對吧?」
  
頓了頓,短髮的軍人詢問著,茫然的視線並沒有望向威廉。
 
「對不起我想不起來
 
「不用道歉,也許只是太痛苦而想盡辦法忘記而已。」
 
輕輕將書本推回原位,短威抬起視線對視琥珀綠的雙眸。

 

  『即使你忘記了也沒有關係,只要我還記得就好。』

 

  將威廉拉入懷中,短髮的男人輕聲地說。

 

  很溫暖。在他的懷抱中,有著異常的溫度。
 
既熟悉,卻又多了一股淡淡的哀傷。
 
或許、或許真的,過去的自己真的與他相識,也或許……

 

  腦中閃過一絲煙粉的身影。

 

  『诶?』

 

  「怎麼了?」察覺的威廉微妙的表情變化,短威輕聲詢問。
 
「不沒甚麼

 

  或許,我們真的相愛過吧?

 

      

 

  自從上次任務出去,威廉就失蹤了。

 

  粉髮的工程師單手托著下巴,焦急地不斷向外望去。

 

  到底跑到哪裡去了,明明說好摘完藥草就會馬上回去,沒想到居然給我失蹤三天!
 
三天了欸!三天!知不知道我多擔心下次得好好調教這個實驗品了

 

  可是在這麼等下去也不是一個方法……

 

  動了念頭,隨手抓起了深藍色的大衣,泰瑞爾馬上衝到了人偶的房間。
 
「喂,人偶!我要出發去找威廉,快叫那個鬼神父走開!」
 
被突然進來的戰是嚇了一跳,原本在喝茶的人偶一口氣吐出了口中的茶水。
 
「噢,泰瑞,下次進來要先敲門。」嘆了一口氣,人偶不急不徐的說「這不是叫布朗寧他們出去調查了嗎,你急甚麼?你以為只有你很急啊!我也很急啊!失蹤的是威廉欸,是威廉!」
 
「那就讓我出去找他!快叫他們不要在攔我了!」
 
「不攔你怎麼行?以你這種性格,放你出去找威廉,我想到時威廉自己會先回來,結果失蹤的反而是你!」
 
「該死地你這個破人偶….
 
「快快快,快回去!總之放心交給布朗寧他們,他們可是偵探,比你厲害多了!」
 
跟人偶對嗆了許久,泰瑞爾依然無法讓人偶心軟放自己出去,只好自己默默的走回自己的實驗室。

 

  該死的,要不是守門人是那個奇奇怪怪的傳教士,泰瑞爾現在早就踩著他的屍體衝進森林裡去找人了……

 

  正當此時,門被敲了幾下。

 

  「泰瑞爾,要不要一起去找威廉啊?」

 

  站在門口,輕聲詢問的人,正是自己的上司林奈烏斯。

 

     

 

  「所以說,為什麼這傢伙也跟來了?」小心翼翼的走在森林的深處,泰瑞爾指著不知為何而一同跟來的古斯塔夫。
 
「你是在質疑吾的能力?」
 
「你要對號入座也是可以的,不過……
 
話還沒說完,泰瑞爾的頭馬上就被林奈狠狠的敲了一下。
 
「林奈你幹嘛….
 
「如果沒有小古,我就不會走在這裡;如果沒有我,你永遠也沒辦法躲過康拉德的眼睛跑出去。」慣性的拿起手杖準備朝下屬的腦袋敲下去,卻馬上就被泰瑞爾制止了。
 
的確,如果沒有借助林奈陷阱的力量,大概誰也沒辦法躲過康拉德的雙眼。
 
泰瑞爾低聲咕噥著「好吧,我就勉為其難...
 
腦袋再度地被敲了一下「要有感謝之意。」

 

  上級甚麼時候開始信教的?

 

  「好了,我看現在天色也很晚了,不如先在這裡休息,明天繼續。」
 
語畢,林奈直接找了一處角落,坐下來就開始休息,隨即望向古斯塔夫。
 
「來,小古這邊坐。」
 
「不准稱呼吾小古。」
 
「摁,泰瑞爾去生火。」
 
「等等為什麼是我?」
 
「那就等著被野獸撕碎吧。」
 
完全模不著上級的頭緒,古斯塔夫跟泰瑞爾對望了一眼,同時都嘆了一口氣。

 

  面對這種怪趣味的人,真的無法理解。

 

    

 

  半坐半躺於盤結的大樹根處,泰瑞爾怎麼樣也睡不著。
 
今晚的星星很明亮,雖然燦爛卻又有些許遺憾。

 

  要是,他能陪我一起看就好了。

 

  不知從何時開始,泰瑞爾的心裡便一直對威廉的存在感到在意。
 
大概是因為,威廉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能夠觸碰到泰瑞爾內心深處的人了吧?
 
從一開始的不明白,至學習到所謂的情感,到最後能夠與他表露內心的告白。
 
至今為止,仍舊屬於星幽界的記憶,仍舊歷歷在目,清晰的似乎伸手可得。
 
至少對狂熱機械的工程師來說,那些曾經,都是得來不易的珍貴經歷。

 

  如果這些記憶,真的會隨著從星幽界復活而消失的話……

 

  甩了甩頭,泰瑞爾拋開了雜亂的情緒。
 
『既然知道在一起的時間可能不多了,那我還在這裡幹甚麼?』
 
偷偷的爬起,泰瑞爾悄悄的望向林奈的方向。
 
還在熟睡著。
 
開始整理隨身的衣物,粉髮的工程師輕巧地跳下盤結的樹根,朝森林的暗處前行。

 

  『等著我吧,我一定會把已找回來的,威廉。』

 

      

 

  「在看甚麼?」
 
探過頭,短威看著發呆的威廉。
 
「啊沒有」被突如其來聲音嚇到,威廉愣了愣。

 

  只是,剛剛好像想起了甚麼。

 

  歪了歪頭,短威沒有繼續追問下去「是嗎
 
眼前的人看似有點失落,不免讓威廉感到疑陣歉意。雖然說威廉真的沒有想起甚麼。
 
就定義上來說的話。
 
蹲坐在溫室裡的藥草園,威廉將手心捧著的花瓣。
 
煙粉色澤的玫瑰花瓣微微顫抖著,似乎有哪裡有風吹進來。

 

  「粉紅色啊好像,曾經有這麼一個人呢…. 

 

  「?」
 
不經意的脫口而出,威廉開始想起一點一滴,碎片般的記憶。

 

  總是高傲的俾掜著身旁的人;總是對待自己時特別的倔強;總是將一臉不懷好意的微笑掛在嘴邊……
 
啊啊,好熟悉的寂寞感呢….
 
他是誰呢?

 

  ……」靜靜的看著,短威並沒有說甚麼。
 
「好像,曾經有一個人,也像你一樣我想不起來
 
將威廉手中的粉紅花瓣撿起、捏碎。短威單手將威廉的頭倚靠在自己的胸膛。

 

  「那就忘了吧。我只允許在你的記憶裡,只有我。」

 

  沉醉在短髮男子的懷抱,威廉感覺意識變的不怎麼清楚,卻又有一股莫名的沉穩。 

 

  或許我只是,記錯了吧?

 

  他這樣說服自己。

 

     

 

  走了一個晚上的森林,泰瑞爾依然沒有甚麼發現。
 
「嘖,怎麼這麼難找
 
稍微有點後悔自己沒有告知林奈他們就擅自跑出去,泰瑞爾向四處望了望。
 
一如往常的景色不管面向何處都一成不便,分辨不出相似的不同。

 

  也難怪那傢伙會迷路了。

 

  似乎又多走了幾個小時,泰瑞爾依舊找不到關於威廉的半點痕跡。
 
而自己好像也開始迷路了起來。

 

  突地,泰瑞爾站在原地。
 
一個閃閃發亮的東西藏在草叢堆裡,吸引了泰瑞爾的目光。
 
那是威廉的咒戒。

 

  「啊啊,看來被我找到了呢。」

 

      

 

  在咒戒附近搜尋了一番,泰瑞爾來到一個大洞的面前。
 
那是一個,在沒有注意之下,並不會發現的巨大地洞。
 
被枝葉茂盛的藤蔓類植物覆蓋,若是失足很容易直接掉進去。

 

  利用電磁球將藤蔓燒毀,同時也用手扳開巨大的藤蔓,深怕掉落的灰燼砸到被尋找之人的身上。
 
好不容易弄出了一個大洞,泰瑞爾往裡面看了看。

 

  洞壁四周攀爬著藍紫色的玫瑰,如同祭祀台上的莊嚴,卻帶有一股詭局的氛圍。
 
往洞的深處望去,泰瑞爾馬上看到了那名倒臥在底部的人。

 

  威廉意識不清地倒在洞裡,凌亂的頭髮夾雜著點點鮮紅……

 

  「威廉!」故不得洞裡的高度,泰瑞爾直接以最快的速度跳進洞裡。
 
洞裡的溫度明顯的下降,粉髮的工程師急奔至軍人的身邊。
 
「威廉,威廉醒醒!」情急之下,工程師搖了搖看似熟睡的人「快醒醒,你流的血……

 

  直到近看才發現,與威廉細髮相雜的,並不是鮮血,而是一片又一片的血紅色玫瑰花瓣。

  「诶?」
 
「被你找到了啊。」

 

 (等等作者,他現在正努力地寫後續發展((不要出來破壞氣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豺狼君ㄘㄘ 的頭像
豺狼君ㄘㄘ

ㄘㄘ的豺狼君餓了

豺狼君ㄘ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