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glow【短亂威】【泰威】【一點點的林古/古威】(下)
#1.記憶宮殿梗注意
#2.我流設定((對不起原作者(奔)
#3.出場角色  威廉  短威  泰瑞爾  影泰  林奈  黑林(只有一點點點點(乾)  古斯塔夫  大小姐
#4.泰瑞爾過去捏造(就,不要打我((#
#5.血腥獵奇有  注意
#6.林奈被我OOC了 ((對不起上級orz
#7.連影泰也被我OOC((影泰不要打我(哭)
————如果沒有問題,就繼續閱讀ㄅ!————


  「被你找到了啊。」
  「誰?!」
  突地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泰瑞爾瞪著金黃色的雙眼環顧四週。
  光線斜射進來,閃爍的藍紫色玫瑰,如同玻璃一般反射著尖銳的光線。
  無人的四周,腳步聲響起。
  躂、躂、躂......

  『我在這裡啊,泰瑞爾。』

  極速轉身,只見一道亮黃色的光線劃過自身。
  蹦!身體傳來強烈的疼痛,泰瑞爾整個人被莫名的攻擊彈飛,重重的撞擊到後方的洞壁。
  「咳、咳...」
  不知何處發出的攻擊,異常的強大。
  伸出手摀住自己的嘴,泰瑞爾感覺腦袋一陣暈眩。

  似乎,咳出了血......
 
  攤開手掌想要確認,然而手中的鮮紅卻不是想像中的黏稠液體。
 
  那是,一片又一片,血紅色的玫瑰花瓣。

  「……這是?!」
  「啊啊,好弱啊,這就是你所期望的實力嗎?」
  抬起頭,正在說話的,是一名粉色短髮、眼尾上揚的男子。
  金黃色的雙瞳向下睥睨著自己。
  「你……?!!」
  來不及反應,感覺脖子被某個東西勒緊,巨大的力量將其抬起。
  雙腳懸空,缺氧的暈眩席捲而來,掙扎著想要扳開將自己束縛的東西,隨意向前踢的雙腳,卻只換來更加痛苦的呻吟。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害的!!」
  陌生的聲音開始瘋狂的大叫,將縛住自己的雙手越加用力。
  「晤...咳...」
  「弱者弱者弱者,你沒有資格活在這個世界上!!」
  缺氧的感覺越來越明顯,甚至連雙腳都無法自由踢動,想要張開雙眼,卻只換得不受控制的紊亂。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
  尖銳的笑聲響起,四肢漸漸無力,欲睜開的雙眼只剩一片模糊,泰瑞爾微微啟齒。
  「你...到底是...誰...?」
  用盡氣力粉髮的工程師微微睜開單眼,映入眼簾的,是咧嘴狂笑的,自己。

  『我,就是「你」啊。』

  隨即便是一片漆黑。

      □

  什麼都看不見。
  那裡,猶如沉睡的黑夜。
 
睜開雙眼,迎接自己的,只是一片灰黑的世界。
  或許是巨大華美的美術館;或許是雜亂不堪的實驗室。
  一片漆黑的空間裡,粉髮的男子並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好冷......

  環臂屈膝,泰瑞爾蹲坐在不明的空間裡,雙眼所觸及,只有捉摸不定的黑。

  『你覺得泰瑞爾怎麼樣?』

  欸?

  微微抬起頭,黑暗深處,熒熒的微光播送著記憶的片段。
 
  『他啊,不過是一個沒有實力卻又傲慢的混蛋。』

  熟悉又陌生的人低聲的說著。

  『明明提出的理論漏洞百出,還覺得自己是完全正確的。』

  人聲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怪胎、機械死宅,不過跟上級走的近一點就在那裡囂張。』

    靜靜地看著,煙粉色的碎髮遮住了工程師等等雙眸。該哭?該笑?
  只是覺得莫名的斥責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說什麼製作出來的最強兵器,不過稍微對電磁流了解一點就覺得自己好像很強一樣。』

  張嘴想要解釋什麼,欲言又止。
  只是覺得好冷、好冷。
 
  『真不知道那些愚蠢的女人到底在想寫什麼,這種人到底有什麼好的?』

  啊啊,好像是這樣呢。周圍的人。

  『怪胎。』
  『人渣。』
  『自大。』
  『傲慢。』
  『高不可攀。』
  『自以為是。』
  『喪心病狂。』

  「  你   覺   得   呢   ?  」

  某個人的雙臂從後環繞住泰瑞爾的脖子,耳畔微微的吐息,低聲的說著魅惑的話語。

  「你覺得呢?」
  「不是這樣的,對吧?」
  「自己所謂的努力,那些頭腦簡單的凡人是不會了解的吧?」
  「很痛苦吧?」
  「很想叫他們閉嘴吧?」
  「很想殺了他們,對吧?」

                    吶,回答我啊。

  沉默不語,回答那個人的,是緊閉雙唇的無語。

  啊啊,是啊。
  並不是這樣的。
  他們是不會了解的。
  很痛苦呢。
  很想叫他們閉嘴呢。
  可是呢、可是呢。

  「我卻,無以反駁。」

  金黃色的電流乍現,再度將泰瑞爾甩到黑暗中的另一端,微微的熒火增亮,開始可以看見自己與敵方的位置。
  咳出了血,泰瑞爾抬起頭,是剛剛那名『自己』。
  「為什麼、為什麼不殺了他們?!!」那名『自己』憤怒的望著自己,金黃色的雙眼滿是扭曲的怒意「明明自己能有這種能力,為什麼要拋棄?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這一次泰瑞爾能夠很清楚的看見,在那名發狂的『自己』周圍,是許多顆閃爍著金黃光芒的電磁球。
  他認得那些金黃的光。
  那是以前的自己,為了高破壞力所研究出來的高能量粒子。
  但是極高的破壞力也就代表高自壞率。
  所以……

  「弱者!!廢物!!」眼前的自己怒視,雙手環胸,尖牙咧嘴,扭曲的怒意尖銳的令人寒顫「放棄最強的自己,你根本就跟那些愚昧的雜碎一樣!」
 
  所以,他放棄了那項研究計畫。
  同時也放棄了追求力量的自己。

  「告訴我啊!為什麼要放棄?沉淪於完美的力量不是很好嗎?」

  是啊,完美的力量。
  為什麼要放棄呢?
  因為、因為。
 
  『泰瑞爾這種人就是惹不來的,不要靠近他就好了。』
  『不要理那種自大傲慢的人。』
  『擁有高破壞率,卻同蘊藏著無法保護任何人的負面因素。』

  「為什麼?為什麼!!」

  扭曲的面容、不願想起的記憶、壞掉的自己、以及不斷堆積的過去。如同瀰漫不去的濃霧,靜靜等待著張嘴回覆的時刻。
  泰瑞爾粉色的碎髮遮掩自己的雙眼,微微開口的唇,輕輕地說了沉澱已久的理想。

  「因為我還有,想要保護的人啊。」

  或許正在笑著,或許流出了眼淚。粉髮的工程師並不知道自己面對著什麼樣的表情。
  腦中閃過的那些星幽界的身影,並沒有被濃濃白霧奪走,只有鮮明的色彩以及那道橘棕與靛藍的背影。

  啊啊,因為,想要保護他啊。

  眼前的『自己』愣了愣。
  並不是完全不懂;並不是完全否認,只是這樣的行為…

  根本就跟那些自以為保護了什麼的白癡一樣。

  「哈哈……想要保護什麼?」他輕聲的笑了笑「保護誰?那些蠢蛋嗎?」
  收起了多餘的表情,『自己』勾勒起了熟悉的嘴角,金黃色的睥睨俯視著自己。
  「那麼就讓你嘗嘗,那些什麼也保護不了的力量吧。」
  抬起了右手,『自己』後方的電磁球以最快的速度排列整齊,金黃色帶強大威脅性的電流滋滋作響。
  靜靜看著『自己』,泰瑞爾並沒有做什麼特別的動作,不過抬起了帶著改良手套的雙手。
  「去死吧,wil.846」
  「你也是,von.541」

        □

  因為是過去的事情了,所以並不知道他所擁有的記憶。

  『吶,聽說你是不死的亡者,成為我的實驗品吧。』
  『不是叫你保持實驗的最佳狀態嗎,你到底在幹甚麼?!』

  言語,浮動的對話。
  那是存在於威廉記憶中,遺失的聲音。
  現在的他,正在短髮男人的懷中淺睡著。
  短威靜靜看著懷中人沉睡的模樣。
 
  因為已經過去了,所以並不知道他所擁有的任何記憶。

  用手在威廉太陽穴附近比了一個手勢,銀白色的絲線被牽引了出來,短威將絲線放入自己的腦中。

  又是那個男人。

  煙粉髮色,高傲的嘴角,以及面對威廉時,毫無掩飾的溫柔。

  他的名字是……?

  感覺懷裡的人醒了。
  「晤………」
  「威廉,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嗯,什麼事情。」揉了揉眼睛,威廉撐起身體坐好。
  「你還記得剛剛你說的,那個煙粉髮色的男人嗎?」
  先是愣了愣,威廉低下頭開始思索。
  「啊,不太清楚,只是覺得好像有一個人……」
 
  一個很重要的人。

  「是嗎……」
  「為什麼這麼問?」
  「沒什麼有點在意而已。」
  他是誰?對於威廉來說,似乎是個重要的人。
  無可取代、深植內心,非常非常重要的人。
  內心開始感到莫名的煩躁。
 
  好想擁有多一點記憶、好想了解你多一點、好想了解外面的世界多一點。
 
『對於過去的自己,你真的全部到忘記了嗎?』
『不如我來幫助你吧,就當作你作為我實驗品的回報吧。』

  好想在你的心裡面,只剩下我一個人。

  『不過想不起來一點事情而已,位於星幽界的我不是也一樣嗎!』

  所以只要全部都奪走的話,你就會永遠留在我身邊了。
 
  『嘖,明明身體差成這樣還想逞強?』

  把他全部都奪走的話,那麼你也會把他忘記的。

『威廉,不准你在我與魔物對戰時擅自擋在我前面,就算你有不死之力也是一樣的。』

  那麼你心裡的全部,也一定會全部屬於我的。
  你是,「我」的。

  『終於說出口了啊,那麼我也告訴你好了,我也,喜歡你喔。』

   欸?

  「短威,外面好像有個人……一直在叫我的名字。」威廉低聲說,琥珀綠的雙眼凝視著角落的暗紅色的大門。
  威廉有緩緩的站起身,手裡仍握著短髮男子的手。
  「去那邊看看……」拉了拉短威的手,將其拉起,威廉走了過去。
  短髮的男子站起身子,心裡焦躁『怪物』的聲音越來越大。

  把他的記憶吃掉、
  讓他忘掉那個男人、
  他是你的,不可以是別人的、

  走到了暗紅大門前,糜爛的紅散發著不詳的氣息。
  是通往出去的道路還是孤單的終焉?
 
  那個男人是………

  「為什麼不前進了?」輕聲的說,聲音像是遠方飄渺的虛幻。
  輕輕地拉著他的手,短髮的男人駐足不前。

  那是……他的情人。

  「短威?」歪著頭,威廉試探性的詢問,琥珀綠的雙眸只有單純的疑惑。

  而我,將他的記憶奪走。

  「我……」

  這樣的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我們走吧,一起出去。」微笑著,淺淺的笑著。
  那是身為過去的威廉,不曾露出的表情。

  而我卻,將他奪走了。
  能夠讓他快樂的東西。

  「我不能……」
  那些他不曾看過、不曾露出的表情,在遺忘自己的同時,再一次的被翻閱了出來。
  「我不能出去。」
  「咦?」他無法理解。
  「還記得你說過的那名煙粉髮色的人嗎?」
  「……」
  「去找他吧,對不起,把你的記憶奪走了。」
  「你在說什麼?」

  啊啊,對啊,我在,說什麼呢?

  沒有回應,只是將他拉入懷中,輕輕的在他的額上烙下一吻。
 
  只是不想要……
  再次因為自己,而讓眉宇間的陰影更加的顯眼。

  模模糊糊的記憶開始灌入威廉的腦中,播送著揮之不去的夢魘,以及一直不願遺忘的他。
  橘棕髮色的男子沉沉的、沉沉的睡去。

  喀嚓。
  位於角落的暗紅色大門被打開了。

  「威廉……?」
  是那名男子。
  煙粉色的頭髮,金黃色的雙眼,無害下垂的眼尾……
  跟他記憶中的人……

  一樣,一模一樣。

  宮殿的光線逐漸變得昏暗,古老的石柱不知何時浮現了斑駁的裂痕,碎裂的玻璃透出了片片金黃如同泡沫般散落在龜裂的大理石。
  「你是……」
  「威廉就交給你了。」
  接過沉睡中的人,那個人疑惑的看著短髮的軍人。
  「帶著他走吧,這裡快要消失了。」轉過身,面對著開始崩塌的老舊建築,原是宏偉的宮殿開始崩壞,大大小小的石頭一一灑落,彩繪玻璃上扭曲的圖案,隨著光線的切割也慢慢崩毀著。
  「那你……」
  「我留在這裡就好了。」
  「……」
  「不走嗎?」
  「你是,威廉的過去,對吧?」從那個人口中,說出了短髮男人的秘密。

  「是的。」

  是他不願想起的記憶。

  「知道了就快走吧。」沒有特別的反應。就算被知道了,那麼又怎麼樣呢?
  無法被重演的悲劇,不願想起的點點滴滴,碎裂的時空所造就出來不能死去的靈魂。
  這就是身為過去,輪迴不斷的命運。

  宮殿劇烈的震動,巨大的碎石從天而降,面目全非的華美,伴隨這破碎的記憶崩壞。
  泰瑞爾背著威廉,伸手打開了門。
  「等等。」
  「?」
  回過頭,叫住自己的是那名『過去的』威廉。
  「不……沒什麼。」沉澱了心中的話,短威輕聲的說出。
  「你真的……沒有甚麼想要我傳達的事情。」
  愣了愣,似乎被泰瑞爾的話嚇到了,短髮的男子只是將頭微微的抬了起來。
  「有啊,可是……」勾起了嘴角,他閉上雙眼「已經沒有必要了。」
 
  是啊,已經沒有必要了。
 
  「趕快走吧,沒時間了。」

  因為已經來不及了,即使是好想告訴你的話。

  夾帶著些許疑惑,泰瑞爾低下了頭「嗯……謝謝,再見了。」

  即使好想哭著告訴你。

  達達達的腳步聲漸行漸遠。

  『不要走………什麼的』

         □
  「真是令人感到擔心的小鬼呢。」
  林奈看著洞底沉睡的兩位戰士。
  雖然早就想到泰瑞爾絕對會在自己睡覺的時候跑開,不過沒有想到要找到他居然這麼麻煩。
  「我先下去看看啊,小古這裡等著。」
  拿了條繩索,林奈緩緩的爬了下去。
  洞壁旁邊滿是枯萎的藍色玫瑰花,詭譎的氣息縈繞在四周。
  到了洞底,林奈走到兩位戰士旁邊。
  「真是受不了你們,快起來……」

  「啊啊,沒想到被他們逃開了呢。」


  黑暗裡,似乎有著誰的聲音。
  「誰在那裡?」
  沒有回應,只有不斷枯萎的玫瑰所帶來的腐臭。
  望了望四周,確認沒有任何人之後,林奈招呼古斯塔夫下來搬動睡死的戰士。
  「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你在說我嗎?沒有喔,難得被小古關心啊,今天真是我的日子。」
  「吾是在說不死男子。」
  「唉……好過分……」嘆了一口氣,林奈開口「看來是沒有,應該是從上面摔下來所以才會昏倒的。倒是這裡的氣氛不太對勁,還是趕緊走人吧。」
  點了點頭,古斯塔夫先是抬了威廉起來,往洞外爬去。
  「唉,居然只抬走威廉,小古真是………嘛,他只不過是想讓我運動而已,絕對是這樣的。」
  心不甘情不願的抬起了泰瑞爾,林奈拖著腳緩緩的爬了出去。
 
  「這一次好像失敗了呢。」空靈的聲音再度響起「下一次就換你了呢,林奈烏斯。」

  藍髮的工程師沒有聽到那個聲音。

  假裝著沒有聽到,『自己』的聲音。

      □
  「是古斯塔夫跟林奈上級把我們帶回來的。」待威廉醒過來之後,第一個問的就是誰把他帶回來的。
  並沒有解釋在洞裡看到的一切,泰瑞爾只是敷衍的回答。
  「吶,威廉。」突然站了起來,泰瑞爾伸手抱住了剛睡醒的威廉。
  「欸欸?你在幹甚麼…這裡是病房…」
  「讓我維持一下這樣的姿勢吧。」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做,只是當回想起『過去的他』,煙粉髮色的工程師只想將他抱在懷裡,靜靜地,一句話也不說的。
  「泰瑞爾………」
  「答應我,以後如果發生了什麼,不要悶在心裡不說。」
  「為什麼你要……」
  「答應我就對了。」

  只是為了不想再看到,你露出了過去那樣,如同釋懷一般的悲傷表情了。

  「喔………嗯………」
  將有些疑惑的威廉放開,泰瑞爾坐定於床的右側。
  「好了,現在我要來算帳了。」
  「欸?」
  「首先就是為什麼你會採個藥材採到失蹤,這也太扯了!」
  「不對這不是……」
  「為了懲罰你,我決定等你傷好了,要做蒙眼實驗。」
  「欸?不是…我……」
  「不許反抗!我說了算!」

  星幽界的天空,豔陽高照。散落四處的記憶碎片互相牽引著。
  記憶。
  美好的,痛苦的,溫馨的,悲傷的
  亦或是不願想起的。
  殘留在腦海中的片段,若有似無。
  然而對於位於星幽界的我們來說,過去的終歸是牽引未來的必須而已。
  即使不願意被忘記、即使渴求著被原諒。
  輪迴的命運,不變的定律。
  那不過是,曾經的經歷而已。

  你準備好做現在的自己了嗎?

  身穿黑衣的藍髮男子,闔上了手中名為  unlight  的書籍,微笑的問著。

                                     <End>
★後記★
  他奶奶的我終於寫到後記了(世紀大爆炸)
  我覺得我寫的莫名其妙啊(大哭)
  到底哪裡像是在希望各位活在當下啊(哭)威廉快點跟短威在一起啊(被阿泰電爆)
  呃……我的後記不斷的破壞氣氛……
  算了我只是想表達我終於寫完了。
  我在威廉生日前一天飆完我太強了哈哈哈哈哈哈(再度被阿泰電爆)
  好ㄅ雖然過了很久,但是還是情人節不快樂啊。希望在記憶中的短威可以與影泰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不要自己突然冒出Cp組)
  感謝閱讀到這裡的大家,我覺得我要封筆了(哭),希望大家沒有被我初設的孩子們雷到((#
  總之,如果我還沒死掉,很久以後才會再繼續寫了,我懼怕(不
  謝謝大家觀賞,我愛威廉((#####
  很久以後再見(欸
            <被爆的血肉模糊的豺狼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豺狼君ㄘㄘ 的頭像
豺狼君ㄘㄘ

ㄘㄘ的豺狼君餓了

豺狼君ㄘ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