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條鑲嵌的字體,若無似無地寫著『交誼廳』三個字。

工程師伸手推開大門。

宅邸內的交誼廳,並不是多少人會滯留的地方,甚至可以說是人跡罕至,偶爾連隊的戰士們會聚集於此,但總是短時間的暫留。

為檜木清香所盈餘的空間,只有濃郁的寂寞裝飾點綴。

然而,一道身影卻打亂了長時間停駐的暗橘色光線——是那個新來的軍人。

工程師勾起嘴角。

「你就是,那個不死的軍人吧。」金銅色的雙眸反映著深藍色的身影,雙眼直直看向坐在沙發上的人。

輕瞥了一眼,軍人並沒有回答。

「好吧、算我失禮」乾笑了幾聲,粉髮的工程師走了過去,清秀的臉龐上露出和煦的微笑「容我重新自我介紹吧。我是泰瑞爾,導都潘德莫尼的工程師。」

伸出右手,泰瑞爾依然掛著笑容。

戒備著,同時也正思考著,琥珀綠搖曳的雙眼這樣透漏著。

並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第一次對話,對方已經對他保持一定的敵意。但,能夠感到慶幸的是,這種程度的戒備,並不是泰瑞爾無法解決的。

軍人疑惑的雙眼稍微鬆懈,微微啟齒欲言又止。

歪了歪頭、工程師耐心等待。

「我……」

「威廉 庫魯托」收起右手,泰瑞爾直接了當打斷了對方的話。

原本卸下心防的雙眸驚訝的瞪大。

「你……」

「遺忘了自己的身世、遺忘了自己的來歷。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世界的之後,甚至連自己所遭遇的一切都忘得一乾二淨。」居高臨下的姿態,工程師將臉靠近錯愕的臉龐,深藍色的身影擋住映照於橘棕色男子的光線。

 

—— 你真的活著過嗎?隆茲布魯軍的大隊長。

 

微妙的變化,別於一般人的反應,琥珀綠的雙眼只是楞楞地盯著金黃色的驕矜。

以參雜著深沉複雜的雙眼。

嘴角的弧度更加明顯。

「不死。明明身為人類卻擁有不會腐敗的身體、甚至擁有永恆的生命。關於你的傳聞、你的事情,正是如此吧。」輕笑一聲,工程師的神情中,是頑劣的嘲諷、抑或只是獨嚐獵物愉悅?

緊盯男子的金銅色瞳眸,如同精謀算計的獵殺者,幽幽的等待著所謂『無知』落網的瞬間。

毫不意外的,收起略微驚訝的神情,橘棕色眉頭間的抑鬱變得更加明顯。

「如此具有研究價值的東西、比起死而復活更加令人感到興奮,擁有這樣強大天賦的你,真是無比的幸運呢,不死的亡……」

一陣閃光劃過,惡夢的刀鋒於急速之後停滯在泰瑞爾臉頰的左側。

鮮紅濃稠的液體緩慢流淌。

「啊勒啊勒、真是不友善啊…」伸手擦了擦臉上的血漬,工程師的笑容依舊沒有消散。

眼前的男子已經站了起來,右手持劍,左手放在腰後,備戰姿勢。

「這份力量、並不是你所想像的那麼簡單。」放低聲音,名為威廉的男子說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豺狼君ㄘㄘ 的頭像
豺狼君ㄘㄘ

ㄘㄘ的豺狼君餓了

豺狼君ㄘ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