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宅子裡的大家,都不見了。
找了許久,交誼廳裡沒有、溫室裡沒有、院子裡沒有、連偷偷拿備用鑰匙打開的房間裡面也沒有……

今天的大家,去了哪裡呢?




找了一整個下午,人偶疲憊地坐在交誼廳,那張單人沙發上。
大大的綠色眼睛眨呀眨。
「………」
達、達、達…… 只聽得見古老的大鐘規律的擺動著。
雙腳也擺動著,跟著大鐘的節奏,卻微微的發現,那是越來越慢的。
「好無聊……」喃喃細語自口中流出。
人偶抬起頭,望向了大鐘的方向,已經七點多了。
眼神微微的放淡,精緻的琥珀綠沉默了下來。
然後,藍白色滑過。
雙眼的顏色倏然再度鮮明了起來。

阿!那是林奈的蝴蝶!

跳下沙發,人偶目不轉睛的盯著淺藍發光的神奇昆蟲,踏著小小的步伐靠近。

說不定,他會知道大家在哪裡!

微略發光的蝶飛出了交誼廳,銀白色的大門。
「等、等等……!」
奔出了黑紅交織的空間,·眼前的蝴蝶飛向了悠長的走廊。
人偶也跟了上去。
走廊裡迴盪著急促的腳步聲。
「等等、林奈…………啊!!」
一個步伐,蹦地一聲,黑長髮的的少女重重的摔了一跤。
「晤……痛……什麼東西……?」
環視了四周,發現絆住自己的,是一杯橘色的馬克杯。
「咦?這不是……」
拿起了馬克杯,人偶摸了摸,稍微看了一下,又看了持續向前飛的淡藍光彩。
「啊、等等我一下啦!」
從地板跳起來,少女繼續奔向長廊的盡頭 —— 一片燦爛刺眼撲鼻而來。
「咦咦?林奈,大家都在院子裡嗎……」話還沒說完,又是一陣黑影撲過。
「哇!!」稍微被黑影嚇著停了下來,人偶回望了那抹黑影。
是一隻飛向宅邸內的白鴿。
「鴿子為什麼會飛向屋子內……」小小的抱怨,倏然發現長長的黑髮上沾著一支羽毛。
從身上拿起了羽毛,人偶睜大了雙眼看了看。
白色毛茸茸的精緻羽翼,似曾相似。

會是誰的呢?

差點忘記蝴蝶的存在,少女馬上望向它飛去的方向。
淡藍色的蝶盤旋在一片花海的草叢上。
「咦?有誰在那裡嗎?」
快步走了過去,只見草叢間放著一塊裝著打火機的粗糙木盒 —— 與其說木盒,不如說那是天然形成的一個小木頭盒子吧?
將他們全數拿起,人偶眨了眨眼。

是誰會把這些東西放在這裡呢?

正想回頭看看蝴蝶飛到哪兒去,沒想到淡藍色的影子突然不見了。
「欸?欸欸?林奈去哪裡了……」
有些失望的觀望四周,少女決定走向一旁休息用的長板凳。
落寞的眨了眨眼看向手中抱著的東西,心緒被自家戰士亂丟的東西搞得有些凌亂。
「東西要放好阿……咦?」還沒坐下,便看見長板凳上放著一罐紫色的指甲油。
「吼、知道是誰的了!」嘟著嘴,人偶賭氣的抱怨。
拿起了稍嫌老舊的指甲油,壓在底下的小小紙張驀然浮現。
稍微驚訝了一下,人偶將其取起閱讀。

『在大樹後面集合』

「哈哈,被我抓到把柄了吧,在大樹後面是吧?以為在開會就不用跟我說嗎wwww」
轉身,毫不猶豫地奔向大樹的方向。
大樹距離長板凳並不是很遠,因為知道自家戰士可能站在後面默默開會,人偶已經準備好了……
「哇!你們在這裡…………咦?」
看來大樹後面並沒有人呢。
空蕩蕩的小空地,靜靜迴盪在琥珀綠的雙眼中。

大家………

在大樹根部的地方,閃閃發亮的東西吸引著引導者的目光。
走近一看,是一盤裝著兩塊星形餅乾的精緻小圓盤。
餅乾旁邊還擺放著一顆彈珠,還有一根像是牙籤的東西。
將其拾起仔細觀察,大概像是安康魚等等深海魚之類的牙齒吧?
不解的歪了歪頭,人偶瞥見了一旁被插在旁邊的紅色剪刀。
「噫!好危險,居然在地板插著剪刀……」
稍微靠近一點,只見剪刀握把的部分夾著一張剪裁成箭頭的小紙。
箭頭的方向,指著大樹對面矮樹叢。
尋找指標的方向,大小姐望了過去。
映入眼簾的是,在樹叢中插著的,一根異常明顯的魚竿。
將地板上的東西收起,少女走向了矮樹叢的分向。
仔細一看,魚竿的掛勾上,勉強地掛著一顆蘋果,上面還有著一個眼罩與一副眼鏡。
在眼鏡的邊緣,淡藍色的蝴蝶靜靜地停在那兒,像是在等待什麼。
「啊,林奈,找到你了!」
開心的叫了出來,聲音似乎有點大,蝴蝶又再度飛了起來。
「咦咦?!這次又要帶我去哪裡呢?」
迅速的拿走了草叢裏的東西,人偶再度跟上了蝴蝶的速度。

然而,這次似乎有些不一樣。

天已經暗向了天邊,星星紛紛出現,爭相奪目,照亮著少女前進的路程。
不知道自己正往著哪個方向,人偶只是一昧追著眼中的淡藍奔跑。
跑著、跑著,似乎距離宅子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然後啊。

咻——蹦!

璀璨的光亮自後方綻放,連續不斷的,閃閃發亮的,如同亮粉般的美麗飄蕩散落。
驀然回首。

那是,一朵一朵,綻放於黑夜中的煙花。

映照在琥珀綠的漣漪之中,斂起了閃爍不止的波光粼粼。

「吶,很美吧?大小姐。」
咦?
正在自己身旁的,是安靜望著煙火的林奈烏斯。
「咦……?咦?!林奈…!」來不及反應過來,人偶驚訝的看著找了一整個下午的戰士。
「啊啊,回來了,辛苦你了。」將手伸出,淡藍的蝴蝶停落在纖細的白色手指上。
「這是,怎麼回事?林奈,怎麼了嗎?今天大家都去哪裡了……」急切的望著眼前的戰士,少女努力克制自己想要丟下所有東西,去緊抱戰士的衝動「我、我今天…一直……一直找不到你們……」
「嘛嘛、別哭,哭花了不好看。」慣常溫柔的對著人偶微笑,林奈烏斯摸了摸少女的黑髮「這次的活動可是大家精心準備很久了呢,好好享受吧,大小姐,祝福你身體健康喔!」
「咦?什麼活動?林奈不要逃避,快說……!」
「就像工程師說的一樣啊,撿到了我的眼罩真是辛苦了呢,希望大小姐有一顆不屈不撓的心喔!」不知何時,突然出現的艾依查庫拿起了人偶手中的眼罩,笑著對著少女說道。
「沒有眼鏡的時候還真是困擾呢。祝福大小姐能夠在做一件事情之前再三的思考。」然後艾伯也出現了。
「嘛嘛、好話都被你們說完了。」肩膀被輕劃了過去,在林奈另一側的地方,雨果手上多了一顆蘋果出現在眼前「給最喜歡的大小姐,祝福妳永遠保持著活潑的笑容,讓世界更添一份多彩。」
「大小姐……祝福你有勇氣面對失去、或是即將失去的東西……」輕輕地拿走了魚竿,倏忽出現的出葉這樣說著。
「大小姐♡♡♡」從後面撲抱過來的史塔夏緊緊的抱了少女一次,並順勢取走了裝在馬克杯裡的紅色剪刀「祝大小姐天天快樂,不被負面的情緒影響啦!!」
「這還真不像是你說的話呢……」慢慢從影子裡走出來的少爺這麼說著。
「有甚麼關係呢?」一旁微風吹起,傑多的披風飄揚。
「祝福大小姐貫徹自己的正義!」
「祝你不要為自己所做的事情後悔了。」
各自拿走了一塊星形餅乾,也一起拿走了裝著餅乾的盤子,兩個人都微笑著。
「祝福引導者自由展現自己的情緒。」毫無感情的開口,格雷高爾取走了少女手中的彈珠。
「祝您能夠有能力完成所有你應該完成的事情。」淡淡的說著,柯布取走了看起來像是牙籤的安康魚牙。
「祝褔你能夠完成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吧。」跟在後面的古斯塔夫取走了紫色的指甲油。
「祝福大小姐永遠保持樂觀,不要害怕成為王牌阿!」笑了笑,里斯拿起了小木盒裡的打火機。
「只有你會這麼想。祝福大小姐成為強者。」吐槽了上一位祝福者,阿修羅默默的取走了小木盒。
「那,梅莉就祝大小姐每晚都能有一個美夢吧!」笑笑的看著人偶,梅莉輕輕拿走了純白的羽毛。
「至於我嗎……」泰瑞爾先是拿走了最後的馬克杯,而後牽起了引導者手「跟著我走。」
推開了人群,走向了與煙火相反地方向,泰瑞爾與眾人的腳步,停落在一座老舊、卻又華麗的遊樂設施之前——盡力修好的,童話中的旋轉木馬。
「雖然,我們常常吵架。」泰瑞爾默默的問著遊樂設施開口,撇開的眼神,看不出正想著什麼「但是,還是祝你,為自己所做過的,正確的事情感到自豪、感到自信。」
「泰瑞爾……」眨了眨眼,精緻的琥珀綠泛著閃閃水色。
「走吧,進去吧。」微微的笑了,泰瑞爾蹲低身子,輕聲的開口「你最喜歡的人在那裡等你。」
「……」吸了吸鼻涕,人偶掛著淚水的笑容,勉強的維持著。然後輕輕地點了點頭,轉身,放手,大步向前。
奔向了佇立在木馬前面的人影。

「威廉!!!」

回首,而後擁抱。
高大的男人因為小人偶擁抱的衝擊力,跌坐於地。
「威廉……」
「啊……大小姐別哭了……」
將人偶擁入懷中,威廉輕輕地摸了摸烏黑的長髮。
「嗚……你們…你們……」
「原來大小姐已經知道我們在盤算著什麼了嗎?」
「一開始還不知道,可是到了你們都出現了時候就想起來了……」
「這樣啊…那,我還可以說下去吧?」
「嗯,當然!」
「好吧,那麼,已經認識您大概兩年多了吧?威廉並不是很會說話的人。只是,都已經在一起生活兩年了,真的非常感謝您。祝您能夠溫柔的對待他人、體諒他人、包容他人。同時,也能夠為自己著想一下。」
擁抱的溫度,非常溫暖,非常舒服。
大家的話語迴盪在心裡的每個角落,填滿了心中的每個角落。
像是不曾消逝的景色一般。
持久,永恆,美好,溫柔。
「大小姐……」
「嗯?什麼事?」
眾人都聚集了過來,微笑的、開懷大笑的、害羞的、孤零零卻參與其中的。
每一個人、每一個人、每一個人,都是生命中重要的過客。
創造了生命的旅程、寫下了旅途中斑駁的鮮明、斑駁了鮮明中美好的角落。
然後,從今以後阿

「生日快樂。」

也會持續著,對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豺狼君ㄘㄘ 的頭像
豺狼君ㄘㄘ

ㄘㄘ的豺狼君餓了

豺狼君ㄘ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