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整個世界將你遺忘,至少我還記得。」

 

藏語裡深埋歲月的秘密,風雪騷刮下,斑駁朱紅藏著降,在一片純白的雪月風花之中委靡凋謝。

 

沉思的石像終究沉思。

乾渴的淚痕終究乾渴。

直到一片純潔化成一荒虛無,殘留在列列經銅的溫度,終究還是在消散在片片碎雪之中。

 

『我觸碰所有的經銅,不為超渡,只為觸摸你得指間。』

 

漸漸的,他醒了。

 

 

 

他抬頭,莊嚴威懾的青銅門前,他突然感覺得到自己的渺小。

 

年復一年、載復一載,這個秘密如同雪山之中的土地,被一層又一層的寒凍掩蓋。

不是沒有思念過、不是沒有祈求過,只是在龐然巨擔之下,那些僅僅只是流逝莫寧的一幅圖像。

 

久了,也就忘了。

 

他記得,他曾經說過一些話。

他記得,他曾經追尋一層謎。

他記得,他曾經消沉一惋惜。

 

然而,僅僅只有這些。

僅僅只剩下淡筆輕抹的一點零碎的殘影。

 

「我與這個世界沒有任何的關聯,我不屬於任何人、任何事、任何物......」

他愣了許久,像是一隻無助的傷禽無所適從。

然後,他說。

 

好像,說了什麼。

 

是不是如今的自己,與當時候的他,有著些微迥異的相同呢?

明明心底是不願遺忘的。

 

越是緊抓不放的凌亂;越是悄然消逝的遺憾。

這些是張起靈,永遠不可能抵抗的,命運。

 

 

依稀記得他那頭短黑髮在奔馳過後凌亂的模樣;

依稀記得他比自己高了一點,膽子卻小了一點;

依稀記得他堅持尋找著的謎團,為了不讓他更加沉淪而推開的青銅巨門;

 

還有當他在張家古墓,從一片絕望的黑暗中,點燃了一盞熒熒微光。

 

吳邪,十年了。

該是時候,選擇遺忘。

再也想不起的,你的模樣;再也想不起的,你的氣息;再也想不起的,你的聲音。

 

想留住卻再也抓不住的絮亂剪影,拚盡全力不想忘掉的那些模糊印象。

還可以,繼續留著嗎?

 

 

 

 

吳邪,你說。

這樣的日子,已經過了,多少個十年了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豺狼君ㄘㄘ 的頭像
豺狼君ㄘㄘ

ㄘㄘ的豺狼君餓了

豺狼君ㄘ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