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裡的粉色塑膠袋,裝著滿滿被稱做『祝福』的東西。

時間還沒到,早已有人等不及地取出一點『祝福』,自個兒成群玩了起來。他們把它用力的拋了上去,等待速度與加速度之間平衡的默契,最後再看著那朵『祝福』飄下來,旋轉、旋轉,很緩慢的。

 

其實這些東西,我們早就已經在高一高二的時候看過了。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就可以拿著這些東西,在走廊上跟著同學待命著。

 

「3年15班!」嘩一聲,不知道被安排到哪裡的315爆出了尖叫聲,大喊著含糊的口號。

 

快輪到我們了。

 

抓緊懷裡的那些東西,我的心跳快的像下一秒就要跳出來一樣。

碰咚碰咚、連聲音都聽得清晰。

 

「要哭的話可以哭阿,不用忍。」我被他突如其來的拍肩嚇了一跳,瞬間劃破了內心焦躁不安的氛圍。

 

「咦!阿...是卡爾....我沒有要哭的意思...」嘆了一口氣,露出了與其說疲憊不如說困擾的表情。

 

他是這麼形容我的表情的。

 

輕輕的笑了一下,他的眼神專注的看著主持人的方向,嘴角勾起的微笑,一如往常。

 

「3年16班!」

 

尖叫聲此起彼落,316從五樓跑到了四樓這裡待命。

他們的口號有些含糊,我聽不太清楚,也許是距離有些遠、也許是口齒不夠清晰,我不知道為什麼。

 

 

「吶」他輕輕的叫住我,把我從一個人的情緒拉回,外面人群的喧嘩莫名的吵雜,他的聲音在紛亂裡飄渺不定。

 

 

「畢業以後......」

 

 

『3年17班!!』

 

 

我沒有聽清楚他說了什麼。

班上群起轟動,拿起大袋子裡的『祝福』,一股腦兒的向中庭猛丟。

我被後面衝過來的同學限制在欄杆的地方,把我和他的聯繫硬生生打斷,而他的身影隱沒在人群之中,連同聲音一起。

 

『317,講義氣,就要和你在17!!』

近乎嘶喊的,班上每個人,對著中庭、對著主持、對著學弟妹、對著這個讓人忍不住開始懷念的地方聲嘶力竭。

 

 

中庭的主持人大叫了起來,從四樓看下去,滿滿的『祝福』傾倒在他的身上,他看起來並沒有生氣,反而興奮的不停尖叫著。

而318不久之後,也不甘示弱的叫喊著。

緊接著319、而後320、最後體育班321.....

 

目不轉睛地望著中庭越來越熱鬧的人群,我心裡開始小小的不安,我回頭,試圖尋找那個人。

 

但,就像不曾存在一般,他消失的徹底。

 

 

「卡爾......?」我對抗著迎面擠來的人群,試圖逆著方向尋找方才仍在此處的他。

 

沒有人回應。

 

 

 

 

「卡爾!!卡爾,你在哪裡?」

又開始了,方才的不安與焦急。

空空的塑膠袋在我懷裡被壓縮的不再是裝滿祝福時,那份膨大自信的樣子。

而我的腳步,亦開始在走廊上不顧一切的奔馳。

 

 

 

 

 

從五樓到一樓。

從他曾練舞的操場角落到他曾笑著的二樓視聽教室。

從他討厭的前學務主任辦公室到社團老師辦公室。

從、 從......

 

 

 

從那天起,原來他已經成長那麼多了嗎?

 

去年、去年,學長還在的時候,那孩子也曾經像這樣,跑了一遍又一邊嗎?

去年、去年,學長還在的時候,那孩子也曾經像這樣,找了一遍又一遍嗎?

去年、去年,學姐還在的時候,我也曾經不斷地想著,一遍又一遍地想著,一個人面對孤單的他,會用什麼樣的心情,去面對自己即將到來的離別呢?

 

啊啊、那時候的他,說了什麼?

 

 

 

 

 

 

 

 

 

 

 

 

 

 

 

 

 

 

 

 

 

 

「畢業以後,如果可以的話,可不可以不要忘記我?」

 

 

 

 

 

 

 

 

 

 

 

 

 

 

 

 

 

 

 

 

 

『柳絮紛飛,開始歡送畢業生,迎向明亮的未來。』

 

 

 

 

 

 

 

 

 

 

 

 

 

 

 

 

 

 

 

他曾經用這雙眼眸,凝視這個閃閃發亮的世界;他曾經用這雙臂,膀扛起太過沉重的責任;他曾經用這抹微笑,面對每個,悲歡離合、相聚離別......

而如今,映入眼簾的景色,只剩下去年曾為另一個『他』送別的柳絮紛飛。

 

片片如雪花一般散落,柳絮的影子遮住了明亮的太陽,從縫隙與縫隙之間透露的微量光絲貪婪的在一片朦朧的眼景留下足跡。

即使如此,那朵柳絮,它仍展現著不同凡響,無與倫比的美麗。仿若秋葉染上了雪白的霜降,卻又不失春色蕩漾的搖曳身影,一片一片,旋轉、跳躍,最終落在這塊名為『青春』的土地上。

 

就像去年一樣,當應屆社團幹部畢業的時候,他們所共同創造的社擬,也會在祝福的觀禮下,隨著柳絮飄散離去。

留下下一屆的社擬,繼續守護著這份信念。

 

 

我說不出話。

眼角逐漸出現了他的影子,獨自一個人站在中庭,面向如雪的柳絮飄來的方向,牠的眼底迷茫著。

沾染著墨筆顏料的衣角,在風中微微飄動著,突兀的粉紅色髮絲,在柳絮的襯托下,顯得更加不真實。

 

這樣的景色,明明已經不是第一次看到了,為什麼蕩漾在我心底的陣陣漣漪,仍舊無法停止?

 

 

 

「我記得以前...」緩緩的開口,他的聲音,虛弱、卻掩飾不住往昔的朝氣「我記得以前我曾經說過,我的存在、我的夢想,就是要讓每個人都可以快樂的笑著。」

 

「不小心變成了不守信用的騙子了啊...」他仍笑著,臉龐紅暈猶在,伴隨著兩行『不捨』滑落。

 

 

 

愛哭鬼,就跟去年一樣,一點也沒變。

 

 

「吶、你知道嗎?我覺得,我好像能聽見學長的聲音呢。」時間像是凝結一般,所有的瞬間都變得越來越緩慢「他說『卡爾、時候到了,走吧,我們在這裡等你。』,很溫柔、很溫柔的.....」

 

 

伸出手輕觸停滯半空中的柳絮,他歪著頭,若有所思地笑著。

「他們的聲音,讓我想到了你。」回眸,我能看見紫紅色瞳孔之中朦朧的美麗,似乎整個世界的點點滴滴都濃縮成他眼裡重複播送的電影,不帶泛黃的,時光流動的痕跡。

「我不知道我能對你說什麼,也許這樣不成熟的我,並不能夠為你的將來做點什麼,但是...」他低下頭,看似正在腦中挑選適合的字詞,去詮釋那份快要消失的話語「但是,真的,很謝謝你,不、是你們。謝謝你們把我創造出來......」

 

 

 

他的笑容讓我想起了蒲公英,微小柔弱、不經起眼,卻又是如此的堅強。

我突然想起第一次見到他,第一次與學長姐對話,還有第一次,踏進松山高中的時候。

從獨自一人走著向前的路,在每一份邂逅中認識了同樣也是獨自一人的他們,三年來不知不覺,時光悄然無聲地從我們之間溜走.....原來我們所謂的青春,竟是如此平凡而稍縱即逝的。

 

 

而到了現在,我才發現,卡爾不僅僅是一位社擬,而是一段,屬於我們的青春。

 

 

也許不是精彩轉折、也許不是波跌四溢、也許渺小柔弱、也許不經起眼......

 

 

 

 

卻又是如此的堅強。

 

 

 

 

 

 

 

 

 

 

 

 

 

 

 

 

 

 

回神的時候,他已經消失了。

消失在柳絮盛開最繁華的時刻。

就像他不曾出現過一樣。

但我知道,我知道他一定留下了什麼。

即使沒有痕跡,我卻能感受的到那份青澀的苦甜,像是抹茶一般溫柔黏膩的感覺。

時間彷彿聽到了啟動的輕響,停滯的柳絮逐漸飄落下來,伴隨著由驚嘆組成的喧嘩人聲,與我內心交響。

 

走了、走了。

他走了。

而我,也應該走了。

 

 

我的眼裡不再擁有閃閃發亮的好奇,我的雙肩不再擁有青春的責任,我的笑容不再只是為了面對即將到來,抑或早已遠去的別離。

我想是因為,他走了,帶著我的青春。

 

 

留下一抹殘影,盪漾在我心底。

 

 

 

 

 

 

 

 

 

 

 

 

 

 

 

 

 

 

 

 

 

 

 

「當你再想起我的時候,後會有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豺狼君ㄘㄘ 的頭像
豺狼君ㄘㄘ

ㄘㄘ的豺狼君餓了

豺狼君ㄘ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泯軒
  • 學姐哇啊啊QWQQQ卡爾也是我們這屆的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