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他吻了我。

溫熱、帶了一些酸澀。

 

我閉上雙眼,慢慢感受到,那長了薄繭的右手撫上我的左臉頰。接著環繞我的肩頸,開始加重索求的力道。

就像平常的那樣,他的吻有些強勢、有些令人不知所措

 

卻帶著恰到好處的溫柔。

 

身體微微後傾,再被壓制埋入綿密的床頭,他的動作像是行雲流水一般流暢、像是,我們彼此都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節奏。

 

他將雙手撐起自己的身體,持續俯身親吻。無意識的將雙手環繞他的肩頸,內心的感覺混雜在一起,什麼也分不清楚,只剩下朦朧暈眩的不真實感——呼吸似乎要被奪走了。

 

然後,他停下了。

 

第一次,在我仍渴求著他的時候。

「泰瑞爾......」低聲輕喚了他的名字,我的聲音似乎正顫抖著,我不明白為什麼,不管是他的、還是我的動作。

回應祈求的,是蘊久的沉默。

逆著光,我看不清楚他究竟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雖然,即使就算看到了,我一定也搞不太懂他層層如麻的思緒吧。

 

那雙茉黃色的雙瞳,既是清澈的,卻又混濁的令人難以捉摸。

 

僅僅,他將臉深埋我的肩頸處。一吐一息、錯落起伏,低沉的呼吸聲清晰地在無聲息的耳畔邊盪著殘響。

他的身體,開始顫抖。

吞吐的微弱氣息夾帶著不曾聽見的黏膩壓抑。

 

這也是第一次,我聽見了他的眼淚。

 

好痛、好痛。

心好痛。

誰正低語著,何人內心的獨白,伴隨著未曾知曉的水聲。

他的、那是他的,痛。糾結、不知所措;徬徨、帶著些許稚嫩的無所適從。

 

「不許....不許再....」似乎聽見了那時他,與土壤混雜紛亂的祈求。

 

 

「給我活著、威廉。」

 

 

沉默,沉默了好久、好久。

 

 

「對不起。」

我開口,乾澀的唇傳出了沙啞的輕音。

身體微微的震了一下,他低聲的啜泣已經轉變為靜默的影子,跟在秒針下方達、達、達......

我伸出雙手環抱住些許嬌小的他。

雖然即使,他並不那一種擁有魁梧龐大身材的人,但至少對我來說,那總是表露無疑的自信心,深深的令我著迷,所以。

 

所以現在的他,顯得多麼的、多麼的,脆弱。

 

「對不起。」

我再度開口,將其緊抱「對不起......」

 

那天,陰灰色的雲霧下起了雨,細細的、微微的、難以引人注目的。

像是......

 

 

Fi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豺狼君ㄘㄘ 的頭像
豺狼君ㄘㄘ

ㄘㄘ的豺狼君餓了

豺狼君ㄘ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